当前位置: 首页 >>服饰文化
服饰文化

打破传统,标新立异,唐朝服饰文化何以如此开放繁荣?

发布时间:2019-11-18 09:03:18 来源:百度 点击次数:121

    隋唐以来,中国的经济政治发展到一个巅峰。文化艺术在这个时期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由于开放包容的社会环境,服装样式的发展迎来了繁荣。

    唐朝由于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生产力水平和棉纺业、采桑业的发展和进步,以及对外交往的频繁等都促使唐代的服饰得到了的空前繁荣。

    无论是服装款式、色彩,还是图案等都呈现出与前代完全不同的新样式。特别在处在这一时期的女子服装服饰,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服装历史发展中最为精彩绚丽的部分,唐代女子服装服饰的丰美于华丽,妆饰妆容的的奇异纷繁,都让人目不暇接,留恋称赞。

    唐朝几百年的女子服装服饰形象有很多类,这些种类可主要分为襦裙服、男装以及北方的胡服三种服装服饰。让我们借助唐代的诗文词赋以及书画中去找寻美妙绝伦的唐代服装服饰。

    一、襦裙服吸收外来服饰的长处,保留自身传统服饰的精华实现创新式发展,成为唐代服饰中最精彩的部分

    那么什么是襦裙服呢?襦裙服是指唐女子身上穿短襦或者是衫,下身着裙,佩带披帛,另外手臂上着短袖的传统装束。唐代襦裙装的形成和演变在很大程度接受了外来服饰文化得的影响,汲取外来服饰的精神风貌而保留了自身服装的样式。

    所以内外文化共同作用下形成的襦裙装成为唐代乃至整个中国服装历史演变中最为独特而又吸引人的一种成套的服饰了。襦,一般只及到腰部,虽然很短但很有特色,这也是唐代女子服饰一个特色。可是和襦相配套的衫却很长,它们长至人的胯部有些或许更长。

    唐朝女子服饰中的的襦、衫等上衣是在唐代整个社会都很流行的服饰,上至贵族、下到平民无不喜爱这种美丽动人的服饰。在唐代诗人的诗句中我们也能够找到踪迹,例如元稹诗句“藕丝衫子藕丝裙”,张佑诗句“鸳鸯绣带抛何处,孔雀罗衫付阿谁”,欧阳炯诗句“红袖女郎相引去”。从这些诗人诗句中可以看出唐代女子穿襦、衫已非常的普遍,而且特别的是唐代的女子很喜欢红色或浅红色,又或者淡赭,浅绿等颜色。

    唐朝女子不仅喜欢这些鲜艳的颜色,而且喜欢加上的金银彩绣作为装饰,当衣服加上点缀以后外观更是美不可言。襦的领口样式是在不断演变的,在唐代襦衫领的形状有很多,例如:圆领、方领、直领等。不同时期也各有各的特色。

    在盛唐时代还有袒领,这种样式领口开得很低,这种样式最初只在宫廷嫔妃、歌舞伎者中流行,随着时间的演变,豪门贵妇也开始尝试。

    另外我们从唐代墓门石刻画中和出土的唐代陶制女俑来的样式来看,袒领的流行范围,也许已经遍布整个社会,因为在当时艺术作品中这些形象。裙的样式之以唐代妇女下裳为裙,而且当时女子非常重视对衣服的样式。制裙面料多为丝织品,但是面料成分只在图画上体现,而且图画并不是单一的,一般由很多副组合在一起,这样的所显示出来的图画效果非常鲜艳。

    而且裙腰的位置可以自由调节上,有的可以在腰上二有些可以上提到掩胸,或者是抹胸式的,外披上一层薄薄的纺衫,致使上身皮肤隐隐若现。

    如周昉《簪花仕女图》,以及周濆“惯束罗衫半露胸”等诗、画即描绘唐代女子的装束,这是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中最开放的最暴露的着装样式,从此以后中国的各朝各代再也未出现过如唐代女子这般开放大胆的服装样式。

    从唐代这种后无来者的着装可以看出当时唐代的思想开放程度,更为重要的是,不仅仅是服装的样式,还有唐代裙的面料、颜色和均大大超过前代,可以说七彩斑斓。

    而且我们可以从唐诗中找到对不同裙式的描写有:“上仙初着翠霞裙”,“荷叶罗裙一色裁两人抬起隐花裙”、“竹叶裙”、“碧纱裙”、“新换霓裳月色裙”等。唐代裙子的颜色丰富多彩,唐代的裙子又有不同的颜色,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不同的颜色,像深红、杏黄、绛紫、月青、青绿等等。

    在这中以石榴色流行时间最长,李白有诗对这种颜色的描写,例如有“眉欺杨柳叶,裙妒石榴花。”从唐代诗人对裙子颜色的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出石榴色其流行范围之广。石榴裙最大的特点,是裙束较高,上披短小襦衣,两者宽窄长短形成鲜明对比。

    这种上生穿衣下身穿裙的唐代襦裙服,是对前代服装样式的继承、发展和完善,然后,从整体效果看,上衣短小,裙子拖到地面,这样的设计样式呈现出来的视觉效果让人看上去显得苗条。

    二 、唐代女子的服饰穿戴有一个别具一格的地方就是女穿男装,这也形成了唐朝服饰风格的一个特点。

    女子穿着男装在现在这个社会虽然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把时间退回到1000多年以前的唐代,这种穿衣风格是多么的独特,在处于封建社会的唐代是多么的大胆。

    在男女有别的封建教条中这种女着男装的现象是非常罕见的,中国传统社会思想就有男女有别的思想,如果出现女子着男装,那么人们就会认为这个女子是不守妇道的女子。在唐朝以钱,像汉魏时期男女服装样式差异较小,但那种情况不属于女着男装。

    在中国古代历史中,只有在社会环境十分宽松的唐朝,女着男装才有可能成为社会普遍的现象。虽然唐代的社会风气很自由,但这还不足以让女子着男装成为社会的普遍现象。除了唐代的社会氛围宽松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游牧民族的影响。

    因为唐代是一个开放性和包容很强的时代,唐朝对外的交流很频繁,所以唐代的服饰样式受外来的影响很大,尤其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北方的游牧民族样式大多是马上民族的服饰。

    游牧民族的身材都较为雄伟粗犷,而且他们的服饰适用骑马,所以男女服饰差别不大。这种北方游牧民族的随意着装,对唐代女装着装意识形成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渐渐的产生一种女着男装的着装氛围。

我们在《旧唐书·舆服志》中可以找到记载:

    “或有著丈夫衣服、靴、衫, 而尊卑内外斯一贯矣”

    我们从这句话中可以明确的找到唐代女着男装的证据,除此之外还有《新唐书·五行志》的记载:

    “高宗尝内宴,太平公主紫衫玉带,皂罗折上巾,具纷砺七事,歌舞于帝前。帝与后笑曰‘女子不可为武官,何为此装束?’”

    从这上看可以看出唐初已经出现了女着男装的倾向,随着唐朝的经济文化的不断地繁荣发展到唐开元以及通宝年间时,唐代的女着男装已经非常普遍了。

    《中华古今注》记,“至天宝年中,士人之妻,著丈夫靴衫鞭帽,内外一体也。”《新唐书·李石传》上的记载,“吾闻禁中有金鸟锦袍二,昔玄宗幸温泉与杨贵妃衣之。”足以看出唐代的女着男装在唐代社会中已经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三、北方的服饰特点很多都是受外来文化的影响,“胡”文化在唐代服装特色的形成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胡骑与胡妆,在唐代相当于舶来品,唐代“胡”文化的流行与发展与唐玄宗的影响是分不开的。唐玄宗酷爱胡舞胡乐,受到唐玄宗喜爱的杨贵妃、安禄山都是胡舞能手。

    白居易《长恨歌》一诗中曾描写的“霓裳羽衣舞”就是一种胡舞。值得一提的是,“胡”文化对唐代的影响不仅仅在服饰上,还有音乐,绘画等层面可以说这种文化潮流已经深入唐代社会的各个角落。

    从“臣妾人人学团转”的场面也可以想象到这种文化对唐代人们的影响有多大。姚汝能的《安禄山事迹》中记载,“天宝初,贵游士庶好衣胡帽,妇人则簪步摇,衣服之制度衿袖窄小。”胡服已经广泛流传于唐朝女子中。

    四、唐代的服饰继承隋代的样式,受不同地域以及不同文化的影响最终形成别具一格的服装样式

    唐代服饰之所以绚丽多彩,有诸多因素。隋王朝统治年代虽短,但丝织业却有飞快的发展。文献中记隋炀帝“盛冠服饰其奸”,他不仅使臣子嫔妃着华丽衣冠,甚至连出游运河时大船纤绳均为丝绸所制,两岸树木以绿丝饰其柳,以彩丝绸扎其花,足以见丝绸产量之惊人。

    到了唐朝,丝织品产地遍及全国,无论产量、质量均超过隋朝时期,从而为唐朝服饰的新颖富丽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加之与各国各族人民广泛交往,对各国文化采取广收博采的态度,使之与本国服装融会贯通,因而得以推出无数新奇美妙的冠服。

    唐代服饰,特别是女子装束,不光被当时人们所崇尚,甚至于今日人们观赏唐代服饰,亦觉兴奋异常。这里没有矫柔造作之态,也没有扭捏矜持之姿。

    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充满朝气,令人振奋又使人心醉的服饰。其色彩也非浓艳不取,各种鲜丽的颜色争相媲美,不甘疏落寂寞,再加上金银杂之,愈显炫人眼目。

参考文献:

《安禄山事迹》

《旧唐书·舆服志》

《新唐书·李石传》

《新唐书·五行志》

【字体: 】 【添加收藏】 【关闭窗口